傻子的艳福

2020-09-20

精选区服务号 ins区服务号

如图集未加载,请点击上方。

app不能打开已修复,请下载稳定版

第1章黄瓜

表哥去邻村出工的那天夜里,我多喝了几杯,晚上起夜撒尿,听到表嫂屋里有动静。

“别,太大了!疼!真的进不去,求求你了!”

我一惊,这啥情况有人欺负表嫂

跟表嫂生活这么多年,不可能不管,当下就想冲进去。

可,屋里又有声音传来。

“里面点!对!怼!狠狠怼!怼死我算了。啊!爽!真爽啊!”

这怎么又爽了

我当下就懵了。

进去也不是,不进去,也不对。

“表嫂,你没事吧”

“啊是……傻牛啊没……没事!嗯!没事!啊……”

表嫂的回答断断续续,还伴随着沉闷的呼吸。

似乎很享受,又似乎很痛苦。

我叫傻牛,村里人都觉得我傻。

可老子不是真傻啊。

隐约觉得表嫂好像在偷人。

当时就觉得有点不高兴。

我这么一个大活人在,你却去偷人对得起表哥吗

当下我就要进去。

可我还没推门,门就开了。

表嫂穿着薄纱睡衣,满脸潮红的出来。

薄纱太薄了,若隐若现,都能清楚看到大木瓜的曲线。

粉嫩樱桃也一览无余。

而且仔细看,双腿之间,竟然有些截黄瓜!

又粗又嫩,还有小毛刺,一看就是新摘的,吃起来肯定脆。

难不成刚才表嫂在跟黄瓜玩

我呆愣的看着黄瓜,表嫂以为我不懂,竟然是胆大的夹了夹黄瓜。

身子就狠狠狠抖一下,发出嗯哼的喃呢声,站都站不稳,还流了不少水。

“有黄瓜俺想吃。”

我伸手就拽了出来。

黄瓜上,水是真多。

表嫂一声惊呼,声音贼大。

“咋表嫂也想吃那还给你。”

我伸手又插了进去。

噗嗤!

比刚才还深了。

表嫂整个人一软,瘫坐在地上。

“傻牛,你可弄死表嫂了。”

“咋我再给你拔出来”

我装傻,抬手又要拔。

“别!”

表嫂推我。

我明知故问,“表嫂,你下面为啥塞黄瓜”

“吃啊!女人有两只嘴,上面得吃,下面更得吃。”

表嫂咯咯笑。

我傻傻点头,心里乐了。

表嫂两张嘴,一张比一张骚气。

“傻牛,你回去睡吧!”

表嫂想打发我走。

想的美!

小爷还没玩呢!

不管是偷人,还是玩黄瓜,小爷都得玩一手啊。

不知为啥,她偷人,感觉更让我兴奋。

尤其想到表嫂被男人疯狂蹂躏,跪在地上哭着叫爸爸,我心里就特别爽。

“表嫂,我……我害怕,你哄我睡觉吧。”

我眼珠一转,想了一个损招。

表嫂有些为难,虽然小时候都是她哄我入睡,可毕竟我现在已经大了。

各方面都发育了,被人说傻子,那也是男人啊。

不过她犹豫一阵,也就答应了,把我拉进屋,躺在炕上闲唠。

嗅着表嫂身上的香味,我脑子都是她乱搞的场面,越想越激动。

恨不得把表嫂推倒,狠狠玩。

“表嫂,我以前都是枕着妈妈的大腿睡觉的,你大腿给我枕好不好”

我继续装傻。

“行!”

表嫂满口答应。

还特地摸着自己的雪白大腿,让我上去。

我看她摸的时候,自己都跟着嗯哼,闭着眼,很爽。

想来是她觉得我傻,不懂。

嘿嘿!

小爷迟早把她里面黄瓜拽出来,尝尝味道!

二话没说直接枕在表嫂大腿上,还故意用脸蛋贴着。

真滑!真软!还有弹性!爽!

我用脸在表嫂大腿上一顿乱蹭,还用傻了吧唧的语气说:“表嫂的大腿又香又软,以后我要天天枕着表嫂的大腿睡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离表嫂那个地方太近的原因,我每蹭一下她身子都会跟着绷紧,而且大腿上的皮肤变的一片粉红。

我心里偷乐,知道表嫂身子这时候敏感的紧,也不干别的,就是躺在上面装睡。

因为表嫂穿着纱衣的原因,这个姿势,我隐约能看到她下面穿了一条紫色内内,内内布料贼少,能隐约看到黄瓜!

甚至都能听到水声。

我眯着一只眼睛死死盯着表嫂两腿间,恨不得用眼神给那内裤上戳个窟窿出来。

“唉,也是个可怜娃。脑子烧坏不说,还被父母扔在这地方。”表嫂自顾嘟囔。

一听她这话我就偷乐,我小时候确实烧坏了脑子,然后就被城里的父母扔给表哥一家抚养。

可就在三年前,我在山上撵狍子,不小心磕了脑袋,足足昏迷了三天,后来被一个神神叨叨的老头救了。

那老头说我命苦,就给我吃了一棵草药,也不知道是啥东西,总之从那之后,我就变的跟正常人一样,而且有股子蛮劲。

可这事我跟谁没说,还是装傻。

主要是不想被我父母接回去,连自己儿子都能扔,我对他们也没啥感情。

其次……我也舍不得表嫂,还有村里那么多水灵灵的姑娘。

再者说,不装傻的话我能现在这待遇

反正在表嫂眼里我是个傻子,有便宜不占的话,我就是真的傻!

我转了个身,正脸对着表嫂两腿间,故意往里面呼热气。

表嫂当时就夹紧了双腿,身子一阵一阵的痉挛,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有玩心,喘气声越来越大。

我玩的正嗨,表嫂突然拖着我脑袋就要给我往上拽。

“表嫂,你这是干啥”我装着蒙圈问了一句。

表嫂脸蛋一红,支支吾吾的说道:“嫂子腿有点麻,你枕这吧,嫂子这更软,舒服的紧。”

看表嫂指着自己两腿中间,我心里一乐,却故意摇摇头道:“不要,我就喜欢表嫂的大腿。”

我抱着表嫂大腿说啥不撒手,表嫂就跟哄小孩似的,一个劲忽悠我。

吊了表嫂一会,我感觉也差不多了,就装着勉强答应,脑袋直接枕在表嫂两腿间。

别说,还真是又香又软。

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女人那地方,饶是隔着内裤,可我还是能感觉到内裤下那两片肥肉,贴着我的脸蛋,温温热热的。

“嫂子,我还是睡不着。”我用脸蛋蹭了蹭表嫂那地方,吧唧着说道。

“咋了”表嫂问我。

见表嫂接了话茬,我一乐,坐直身子,故意耷拉着脑袋,委屈巴巴的说道:“以前睡觉,妈妈还给我吃木瓜的,我好久没有吃妈妈的木瓜了。”

我直说敢这么说,也就算掐准了表嫂肯定不会多想。

要知道,所有人都认为我是个傻子,只有四五岁小孩儿的智商,小孩儿吃奶很正常吧

表嫂的反应跟我预想的差不多,娇嗔了我一眼,不过没说啥。

她犹豫了一会,突然挺了挺丰满,问我:“牛牛,你看表嫂的木瓜大还是你妈妈的大”

表嫂的型号本来就大,现在这么一挺,当时就蹦开了一颗扣子,那两团白花花的肥肉呼之欲出,看的我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果然,离近了看,更特么大!

我下意识点了点头,手上一边比划着动作一边说道:“妈妈的只有这么大,表嫂的更大,嘿嘿。”

我话刚说完,表嫂突然凑了过来,往下拽了拽领口,给我抛个媚眼说道:“牛牛,那你想不想吃表嫂的木瓜”

嘿嘿嘿!这么主动

装傻还能有木瓜吃简直不要太幸福。

“不行不行,表嫂不是妈妈,我要吃妈妈的木瓜。”

我故意装傻,吊着表嫂。

瞧她那副骚样,一看就忍不住了。

眼神迷离,骚味十足。

而且,我也不能直接吃,毕竟我现在傻嘛!

想来表嫂也是可怜人。

表哥无能,没人滋润,只能用黄瓜。

不过,也不排除她偷人的可能。

毕竟村里惦记表嫂的闲汉太多,连村长也他妈的想要弄表嫂。

见我不同意,表嫂有点着急了。

“你把嫂子当成妈就成,反正都是木瓜,吃谁的都一样。”

表嫂晃荡着木瓜,咯咯笑着。

我咕噜咕噜吞口水。

这也太大了点!

受不了,受不了啊!

不过,我还是没动,只是傻了吧唧的擦擦口水。

见我不动,表嫂真急了。

直接抓着我手就放在她的大馒头上,还问我:“牛牛,嫂子的木瓜软嘛”

“嗯嗯!软!表嫂的木瓜真软,还大,我一个手都要握不过来了。”我傻笑着回答,手上也没闲着,一顿揉捏。

“傻样儿,一只手不够,就两只手一起来啊!笨!”

表嫂娇笑着,像引导小孩儿似的,抓着我的双手在她大馒头上各种揉捏。

就这样,表嫂引导着我的双手,各种扭捏她的丰满。

眼看表嫂在我面前露出那种极为享受的表情,樱唇里还发出阵阵嘤咛,我的虚荣心就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满足。

这种感觉,真真是没法用语言来形容,总之就是爽!

兴许是为了迎合,表嫂胡乱的扯开纱衣,脱离束缚的丰满直接跳了出来。

“牛牛,嫂子喂你吃木瓜好不好”表嫂眼神有点迷离。

“啊好……唔!”我话还没说完,表嫂直接给我脑袋按了下去。

然后我就感觉自己被一团软肉紧紧包围,表嫂这也忒主动了点。

“唔……表……表嫂,我喘不过气了!”我象征性的反抗几下,可脑袋还是在表嫂的一团肥肉间来回乱蹭。

表嫂被我弄的娇笑连连,双手死死抱着我脑袋,身子还配合着扭动。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都到这份上了,我当时就感觉脑门一热,身子一顶,抱着表嫂就倒在炕上。

“嘿嘿,吃木瓜,我要吃表嫂的木瓜。”我骑在表嫂身上,嘟囔几句,张口就含了过去。

毕竟是结过婚的少妇,身材就是不一样,别看表嫂的型号大,可一点都不虚,坚挺的很。

以前在和岛国片里学来的知识,这回可算是有了实践的地方。

虽说是第一次,可我好像是有着本能似的,一口含着表嫂的丰满,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拨弄着另一个。

嘬,舔,撩,拨……我把能想到的各种方式都来了个遍,表嫂在我身下跟个虫子似的来回扭动。

为了不让表嫂怀疑,我还故意停了下来,抓抓脑袋说道:“表嫂,你的木瓜为啥没有奶水阿”

我本来寻思着调侃一下表嫂,人家又没生过孩子,当然没奶水。

“奶水啊嫂子也有啊!你摸摸!”

说着,表嫂抓着我的手往她两腿中间放。

这一摸才明白,还真有水。

表嫂下面早就泛滥了,跟发了水灾似的。

“哇,表嫂,你的奶水好多哦,还黏黏的。”我嗅了嗅手指,傻笑着说道。

要我说,表嫂都已经到了这份上,就算是根棍子估计她也得上,更别说我还是个血气方刚的爷们。

表嫂揉揉我脑袋,抓着我的手放在她腿中间,隔着内裤开始揉捏起来,还说只要我揉一揉,奶水会更多。

“里面不仅有水,还有黄瓜,贼好吃,又甜又香!想吃嘛”

表嫂闭着眼,特别享受。

我一下乐了,看来表嫂这是真的拿我当傻子。

不过老子不傻,让老子舔还吃黄瓜想得美。

“不吃,不吃!那是尿尿的地方,脏!”我故意道。

当然,双手没闲着,一顿乱弄。

嫂子被我弄的似乎有点疼,咬着唇瓣,脸色潮红。

讲道理,其实也有过那么一瞬间,我心里多少有一丢丢的罪恶感。

村里人都嫌弃我是个傻子,各种欺负我,也就嫂子不嫌弃,对我很照顾。

可我现在却装傻骗表嫂,还吃她豆腐,总觉得有点不大合适。本来,我想差不多得了。

可表嫂竟然骗我舔,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我得好好玩她!

再说了,她可能偷人!

我得替表哥监督啊!

嘿嘿!

“不吃,不吃!”

我连连摇头。

手也停了。

可表嫂不乐意了。

“牛!嫂子里面涨,有奶水,还有黄瓜,你拿出来,拿出来吃啊!”

说着,她把黄瓜一点点抽了出来。

上面挂着亮晶晶的水珠。

我这刚熄下去的火,“蹭”的一下又冒了出来。

这黄瓜这么新鲜,我咋能不吃呢

这不是浪费庄稼吗

浪费庄稼,可是要遭雷劈的。

“好像,还真的贼好吃啊!”

我傻笑。

“对!好吃!来吃!嫂子拽不出来了,你直接用嘴。”

表嫂又骗我。

我当下帮她拽出黄瓜,傻傻道:“这不是能拽出来吗”

嫩黄瓜有刺,勾得她浑身发颤。

“拽出来好,你吃!你快吃!”

表嫂又让我吃。

上面都是那种东西,老子才不吃。

“不吃!不能吃,从尿尿地方出来的。”

我摇头。

“能吃!你吃。”

“那你给俺吃给俺看。”

我直接怼到表嫂嘴里。

表嫂先是一呆,接着,张开小嘴含住,一口一口吞。

她也不咬断。

就是吞!

就是吐!

没一会儿,黄瓜更湿了。

表嫂进入状态,疯狂吞吐,一只手摸自己,一只手在我身上乱摸,也不知道咋回事,稀里糊涂的就伸到了我裤裆里。

表嫂的小手有点凉,又软又滑,攥住我的家伙之后还套弄了几下。

“牛!你咋还藏了根铁棍”

表嫂似笑非笑,还咬了口黄瓜。

“你小子,不傻啊”

我心头一跳,这他娘的,露馅了


第2章不至于

不至于!不至于!

瞧表嫂那副骚样子,肯定不至于吧

“你这小子然背着嫂子往裤裆里藏铁棍,嫂子得罚你!”

表嫂嘻嘻笑。

“罚你把表嫂这里的黄瓜吃干净。”

一听这话,我心理松口气,看来没露馅。

这骚娘们,变着法忽悠我,非要我给她舔

简直是猪大肠-过分!(过粪!)

小爷又不是真傻,能够她这么摆布

我摇头,“不行不行,那是尿尿的地方,太脏了。”

表嫂有些急了。

说其实不是惩罚,还说黄瓜被她的泉水泡过又香又甜,是奖赏!非得让我吃。

她越是猴急,我就越乐。

这么一个尤物苦苦哀求自己给她舔,换成其中老爷们也得骄傲吧

表嫂那地方又肥又香,其实我也很想舔。

可她把我当傻子,忽悠我当免费劳动力,那就不行了。

礼尚往来知道不

你还没给小爷舔呢,凭啥让我浪费口水

“不吃,就是不吃。”

“凭啥让我吃你的你不吃我的你有黄瓜,我还有铁棍呢!”

我正式一脸傲娇。

铁棍露出来。

“咕噜!”

表嫂吞了吞口水,眼睛瞪的溜圆,直勾勾盯着我的家伙看。

估计是被我的型号吓到了。

不是吹,就哥这型号,你找个老黑过来也得靠边站。

“不行不行,傻小子,你这玩意儿太大了,嫂子这嘴可吃不下。”表嫂脑袋摇的跟拨浪鼓。

吃不下

老子裤子都脱了,你跟我说吃不下

我借着傻劲,继续发动攻势,“咋吃不下能吃下!表嫂嘴唇子那么大!”

说着,我直接往前送。

因为表嫂之前一直都是半蹲着,我故意挺了挺腰,铁棍一下就送了进去。

“表嫂,你看它长的跟香肠似的,肯定好吃!”

我一边冒着傻话,一边怼。

“唔!”

估计是我顶的有点深,表嫂一个劲呜咽乱叫。

虽然是嘴,可那种感觉,还是让我下意识打个激灵,真他娘爽啊!

“嘿嘿,表嫂,好吃吗”

我轻轻抽送,低头看着表嫂含着我的铁棍,露出的部分沾着她的口水,感觉跟做梦似的。

表嫂也没说话,就是一个劲挣扎。

动了一会之后,我看表嫂的样子好像有点难受,刚准备拔出来。

可表嫂一下就拦住我的腰,主动开始吞吐起来,嘴里还“吧唧吧唧”的,好像吃的挺开心。

,光是上面这张嘴就这么舒服,不知道表嫂下面那张嘴,进去之后是啥感觉。

看表嫂技术这么熟练,估计没少被表哥调教,没准刚才在屋里偷汉子的时候,也这么玩过。

一想到表嫂那张舔过别的男人的樱桃小口,正在给我舔,我心里就有种说不出来的刺激感。

可能是察觉到我下面的变化,表嫂突然加快速度,脑袋跟上了发条似的,吞吐的频率越来越快。

为了配合,我随意挺着屁股,好让表嫂吞的更深,有那么几下,我都感觉到顶到了她的气管。

这种完全占有的感觉,让我的舒服到发狂,我能感觉到下面越来越涨,好像有什么东西马上要喷出来。

出于生理本能,我一手按着表嫂的脑袋,狠狠挺动几下。

可就在这时候,后面突然有点动静。

姥姥的!表嫂果然在偷汉子!

虽然动静很小,可我能确定,衣柜里绝逼有人!

表嫂这时候也停了下来,看我的表情明显有点心虚。

“表嫂,你刚才听着啥动静没”我故意试探一句,站起来就要往衣柜那走。

可表嫂却上来给我拦住,一个劲给我往炕边拽。

“哎呀,耗子而已,理它干啥。傻牛,你陪嫂子一块看电影吧。”表嫂给我按在炕上,拿出手机。

那奸夫就在老子眼皮子底下,这时候还看鸡毛电影!

“表嫂,我逮捕耗子可厉害了,你等着,看我拿榔头给那耗子敲死。”

我话刚说完,手机里就传来女人的哼唧声。

原来表嫂要我陪她看的是岛国动作片,男主还是老黑。

这一下我就愣了,倒不是吃惊老黑的型号,属实是女主是我最喜欢的波多老师。

“咋样,傻牛,这电影好看吧”表嫂故意往我怀里凑了凑,一对大木瓜使劲往我身上上蹭。

我摇摇头,“一点都不好看,你看那个黑人都把那女的欺负哭了,我不看了。”

我知道表嫂是转移我专注,怕我发现她藏人。

可老子今天打定主意,非得给那狗娘养的奸夫揪出来不可!

表嫂在我旁边一个劲絮叨,就是不让我靠近衣柜。

还嚷嚷着要学电影里的波动老师,给我跪舔。

看表嫂这架势,估计是不可能让我靠近那衣柜。

既然这样……那老子就做给那奸夫看!

一想那奸夫竟然搞我表嫂,我心里就有点气。

你喜欢搞是吧奶奶的,老子今天就当着你的面让表嫂给我舔!

“好啊,表嫂你刚才舔的我好舒服,这次可要多舔一会。”

我故意对着柜子嚷嚷一句,巴不得里面那奸夫现在自己蹦出来。

表嫂倒是配合的很,说她先给我舔,一会就轮到我给她舔。

还没等我动,表嫂就直接跪在我面前,撅着屁股,跟母狗似的,然后主动掰开我的腿,小手攥着我的盯着一阵鼓捣。

冰冷的顺滑感让我下意识喘了口粗气,要不是因为柜子里还有个人,我是真的想给表嫂直接办了!

“傻牛,你想让表嫂吃吗”表嫂小手鼓捣的越来越快,还故意用舌头去碰,可就是不吞进去。

我特娘就是个小处男!真心招架不住啊!

“嗯,表嫂,它涨的好难受,为啥会这样啊”我这篇。

“傻牛乖,表嫂帮你,马上就不难受了。”

表嫂刚说完,脑袋一低,我什至完全感觉到自己的一点已经碰到了她柔软的唇瓣。

可就是这时候,身后突然传来“砰”的一声。

好你个奸夫!终于出来了!

我估计摸着八成是那奸夫看不下去了,所以才会出来。

虽说我对表嫂也有想法,可这不代表我能容忍其他男人碰表嫂。

这时候我也顾不上装傻,转身抄起凳子就打算好好教训一下那奸夫。

可这一回头,当时就愣了。

奸的!这奸夫竟然是个娘们

我放下凳子,懵逼的看着眼前这个从衣柜里摔出来的“奸夫”。

一件白色小内,上身的白衬衫敞开,露出了紫色内衣,长发散乱,皮肤比表嫂还白。

这女的趴在地上,试图还抓着半截黄瓜,然后抬头尴尬的瞅了我一眼。

我擦勒!这女的咋跟表嫂有点像呢!

尼玛,亏得我一直以为表嫂偷汉子,没想到这柜子里藏着,竟然是个女人,而且是个比表嫂还美的尤物。

那这样的话岂不是说……

看着眼前的女人,再想想之前表嫂在屋里发出的声音,我当时就联想到了什么。

别看小爷还是处男,可不代表我啥都不懂。

这尼玛!表嫂还玩蕾丝

我眼睛在表嫂跟那女人之间来回打量。

那女人晃晃悠悠站站起来,两条腿一直打颤,脸蛋也红的不行。

“表嫂,你家……衣柜里,咋还蹦出来大活人了”我放下凳子,问道。

表嫂的脸色那叫一个尴尬,论文:“傻牛啊,这是嫂子表妹,刚才我俩在屋里玩捉迷藏来着。还是傻牛厉害,一下就抓住她了,真棒。”

捉迷藏

我看了看那女人模样,头发散乱,白色内裤上有明显的水渍,试图还有半截黄瓜。

而且表嫂下面那半截黄瓜还没拿出来,再结合之前我在屋里听到的动静,当时我就懂了。

玩个球捉迷藏,分明就是成人小游戏好吧真当老子傻

不过吧,谁让咱是傻子呢,表嫂撒谎,我当然也不会拆穿。

“好啊,我也喜欢玩游戏,表嫂,咱一起玩吧你看这个姐姐手持也有黄瓜,我想吃。”

我傻笑着就把那女人手里的黄瓜抢过来,狠狠咬上一口。

嗯……酸酸涩涩,不过比起嫂子那张嘴里的黄瓜,少了点腥味,多了点女人的体香。

我知道那女人之前用黄瓜做好傻事,被我这么一咬,也算我间接性的舔了那女人的下面吧

“嫂牛乖,一会嫂子再陪你玩。”表嫂一把抽出来下面的黄瓜,丢给我,然后拽着那女人坐到炕上,直接给我晾到一边。

屋里平白无故多出一个女人,我知道自己是没希望跟表嫂开炮了。

该死的臭娘们,坏了老子的好事!

估计摸着表嫂也告诉了那女人我是傻子,所以两人在我面前完全不避讳,衣衫不整的。

表嫂跟那女人,一个丰腴,一个娇小,都是极品。

尤其是那女人,半露的酮体多了几分神秘感,白色内内里面隐隐露出一片黑森林。

我刚消下去的活儿又冒了出来,脑子里着要是能来个双飞,那该多爽。

在两人的个性中我才知道,这女的叫赵莲,是表嫂的表妹,城里人。

这次是趁着假期的功夫来村里当临时教师,呆完一个假期就走。

唉,可惜了,一对极品姐妹花,可惜竟然是蕾丝。

见姐妹两完全忽略我,竟然当着我的面开始互摸起来。

尤其是表嫂,动作特别开放,我什至都能听到“吧唧吧唧”的水声。

的!放着一个大活人不用,竟然用手!

表嫂玩蕾丝我倒是能理解,可不能跟别的爷爷有染,这常年没有男的滋润,找女人解决问题无可厚非。

可这个赵莲,长的比表嫂还美,而且还是城里人,应该不缺男人追吧为啥要玩蕾丝呢

可怜我这一个老爷们儿,眼睁睁睁看着两个极品尤物互相安稳,却只能在这啃人家用过的黄瓜。

眼看赵莲被表嫂抠的一个劲哼唧,那声音跟猫爪似的,挠的我实在心痒。

不行不行,老子看不下去了!

“表嫂,你跟莲姐玩啥呢我也要玩。”

我光着屁股直接走了上去,故意站在赵莲面前,挺了挺屁股,好让她看清楚,老子的家伙有多大。

连表嫂这样的少妇都喜欢我的家伙,就不信赵莲会不心动

“噗哧,表姐,你这傻弟弟可真有意思。”赵莲乐了。

表嫂倒是突然笑了笑,一把给我拽到身边,所述:“妹子,刚才姐还为你借种的事发愁呢,现在不愁了,这不是就有现成的么。”

我擦勒,这个赵莲来村里还要借种

而且看表嫂这意思,是想撺掇赵莲跟我借种。

这是好事啊!

本来以为双飞姐妹花也就是空想,没想到转眼就有戏了!

赵莲上下看了看我,突然脸蛋一红,摇摇头,一旁的表嫂急了,各种忽悠,说啥肥水不流外人田,还夸我体格好。

“妹子,我家傻牛是傻了点,可又不是天生的,基因上你不用操心。”表嫂框架。

虽说赵莲没说完,可眼神一个劲往我家伙上瞟,而且身子还不自然的扭动了几下。

果然,到底是女人,看到老子的家伙之后还是会心动。

“表姐,话是没错,傻牛身体是不错,长的也可以。可是……他的家伙太……大了吧,我怕疼。”

太大

家伙大还是坏事了

村里的娘们都巴不得自家男人长根驴鞭,你倒好,还嫌太大

你的娘嫌大,小爷还不舍得给你借种呢!

一滴精十滴血知道不

我扭了一下一眼表嫂,发现她的眼睛也一直盯着我的家伙看,然后突然篇幅:“妹子,要不这样,咱姐俩也不是外人。你怕疼的话,姐先给你试试,你看我跟傻牛搞一次,然后你再来,咋样反正他脑子不好使,也不会有人知道。”

原本以为今天是放不成炮了,可听完表嫂这话我当时就乐。

就算不能双飞姐妹花,可能搞表嫂也行啊!

赵莲犹豫了一下,就说行,然后跟表嫂嘀咕几句就匆忙跑了出去。

这下屋里就剩下我跟表嫂两个人,气氛又变的有点旖旎起来。

“表嫂,啥是借种啊”我挠挠头,故意装糊涂。

表嫂没说完,直接给推在炕上,说一会就教我啥是借种。

“傻牛,你躺下,嫂子一会教你做个运动,你肯定喜欢。”

表嫂说话的功夫就已经骑到了我身上,弯腰趴着,一只手抓着我的铁棍在她那片湿地各种蹭。

我什至完全感觉到有一部分已经挤了进去。

“嘶……你小子,到底吃啥东西了,太大了吧。”表嫂的表情有点痛苦。

我低头瞅了一眼,已经进去了小半截,那种紧致感,感觉好像是被无数张小嘴包裹着似的。

“算了,死就死吧!”表嫂突然嘟囔一句,然后猛的坐了下去。

我眼睁睁看着看着表嫂下面那张小嘴一下把我的家伙吞了进去。

这一刻,世界都安静了,我什至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浸泡在一汪温泉。

温暖,柔顺,滑腻……

整个过程我基本是躺尸的状态,任由表嫂各种折腾。

估计摸着得有近两个小时吧,表嫂不知道第多少次抽搐,然后身子一软,直接趴在我身上,身子抽喘几下就没了动静。

战斗结束之后,表嫂在我身上爬了得有十多分钟,又用嘴帮我清理了一下才肯起来。

“表嫂,刚才那是啥运动啊好舒服,我还想再来”

表嫂可能是吃饱了,可我还早着呢!火都给我勾上来了,不能她一人吃饱就算吧

“你小子,想要表嫂命还好没让我那妹子跟你搞,不然非衍生人命不可。你看表嫂下面,都肿了,这运动不能常做,知道不”

表嫂呲牙咧嘴的小说,看她走路腿都合不拢的模样,估计刚才也折腾的够呛。

咋的!问题是我才来感觉啊!这可咋整……

表嫂披了件衣服,把赵莲叫了进来。

“妹子,借种的事再缓缓吧,不行姐给你再找找别人。傻牛的家伙太大了,姐怕你受不了。”表嫂木板。

自私!太特娘自私了!

表嫂这话看着是为赵莲着想,可为啥我总感觉表嫂这是想把我的家伙变成私人用品呢

“真……真的有那么大嘛”赵莲嘟囔一句,眼神偷摸往我这瞟一眼。

似乎是为了增加说服力,表嫂直接解开纱衣,指了指她下面,一边:

“你看姐这,都肿成啥样了。连姐都受不了,你也够呛,听姐的,换个人吧。”

见送上门的炮要被表嫂说黄,我心里急的不行,可也不能说话。

真特娘晦气,这可是姐妹花!多少男人的梦想!

被表嫂这么一说,赵莲沉默了,一看她这样,我绝望了。

看来是彻底没戏了。

吗的!竟然坏我好事,一会非得搞的表嫂下不了炕!

一直沉默的赵莲突然抬头看了看我,然后一篇:“表姐,你让我试试吧,我看傻牛就挺合适的。”

咦!等等!有门!

果然!女人都喜欢大家伙!

估计是刚才表嫂叫的太大声,赵莲在外面听的心痒吧。

“妹子,你……你咋不听话呢,姐是为你好,傻牛的家伙太大了,姐真的怕你受不了,疼的很!”表嫂各种劝告。

可赵莲的态度却出奇坚定,“疼我也要试,这么大的家伙,表姐你可不能独吞。”

兴许是看赵莲态度坚定,表嫂态度软了下来,“那行,不过傻牛刚跟我搞了好几次,得让他歇几天。”

休息几天

这话是看不起谁呢

老子这才热身完,歇鸡毛!

有炮不打,我就是棒槌!

“表嫂,我不用歇,要不你先歇会,让莲姐陪我做运动吧”我飞快下了炕,施加挠了挠依旧昂首的家伙。

“表姐,别说了!我现在就要跟傻牛搞!”

赵莲猴急的说了一句,然后跑过来直接给我扑倒在炕上。

第3章太大了

...


分享给你的朋友吧!